婘媆晟

又是一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小丑反弹琵琶抬脚跳起舞。

【娱乐圈】暮光之下(二)

修改版

半娱乐圈,梨园弟子韩X演员叶

韩文清出场。

【引子】【一】


舒先生的故事时间



“快开始了,咱们走吧。”陈果推了叶修一把,“有的时候真是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叶修没有说话。关上门的瞬间,叶修回过头来对着目不转睛盯着他的化妆师笑了笑,眨了眨眼,比了个十字放在胸口处。化妆师心领神会,张开五指也放在胸口处。张佳乐本来没走远,看见叶修出来,又折了回来,攀着叶修向嘉宾席走去。叶修向陈果点点头——意思是你怎么还不走?陈果没好气翻个白眼,转身离开。


化妆师正在收拾化妆箱。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人影闪了进来又马上关上门。化妆师斜睨着眼看了来人,也不惊讶,只是慢条斯理叫着来人的名字:

“沐沐?”

苏沐橙笑嘻嘻的把头探过去,看着化妆师手里面的签名本:“呀!这不是叶修哥的签名吗?”

化妆师挑起一边眉毛:“叶修?他这次叫这个名字?”

苏沐橙笑了笑:“他本来就叫这个名字。”

化妆师了然一笑,看着签名本上无比熟稔的“叶”和无比分裂的“修”。

“叫你叶修哥好好练练签名,省的粉丝看了心烦。”化妆师合上本子随手放进口袋里。

“不过化妆师这个身份还真是适合你啊,秀秀。”苏沐橙看着化妆师——楚云秀熟练地拿着口红给自己补妆,有点感慨。

“……”楚云秀嘴上没空,没有回话。

“叶修出动了,那就说明……?”楚云秀合上口红盖,轻飘飘来了一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苏沐橙什么都没有说,和楚云秀点点头转身离开。楚云秀下意识看向门外——果然有记者在外面,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来的又是怎么进来的。

“请问苏沐橙小姐,今晚专程来参加电影节,是因为叶修吗?”

苏沐橙笑了笑:“咱们边走边说吧。”


楚云秀笑了起来,苏沐橙离开时在桌上放了一张小纸条,她可是完全看见了。

小纸条叠的很随意,还有一点被揉过的感觉。楚云秀小心翼翼打开,发现是分崩离析的字体——肯定是叶修写的。楚云秀在内心悱恻。

“任务开始。代号‘魔王’。”

魔王?这个代号还真是适合他。像上次那种傻逼的“口十”代号真是每次叫的时候都特别出戏。楚云秀笑了笑,随手拿起消毒酒精灯点燃毁尸灭迹,顺道在酒精灯上点了根烟,在烟雾报警器响之前挎上包离开。


此时叶修和张佳乐正被镁光灯闪的睁不开眼。

叶修&张佳乐: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叶修微微侧头去和张佳乐咬耳朵:“我们什么时候才走完这个?”

张佳乐也偏过头来:“马上就好。”

下面一众粉丝:“哇!!!!!!!”

旁边一众记者:“嗷!!!!!!!”

叶修疑惑:“他们在激动什么?”

张佳乐:“估计是被自己安上的宿敌水火不容人设打脸感到羞耻吧……”

叶修:“哪有人羞耻的时候尖叫的。”

张佳乐:“说的也四哈……”


叶修:“好无聊。”

张佳乐:“喂喂喂!别打哈欠啊喂!会掉粉的!”

叶修:“无所谓,哥不在乎人气。”

张佳乐:“您还是闭嘴吧。”


记者A看着两个竞争对手有说有笑,感觉有点郁闷——毕竟冲着刚刚两人的另一个竞争对手刘皓发表的气势汹汹火药味极重的宣言,这两位之间的气氛怎么看也是太悠闲了一点。

——时间回到十分钟前:

“我相信,我会拿到这一次的最佳男演员。”刘皓在面对记者时,非常自信这样回答。

“哦?不知刘皓先生对这次其他两位的作品有什么看法?”

“都很不错。”

“不过,我也坚信我的作品会获奖。”

他这样说是有底气的。一来这次作品确实不错,二来电影节前,他已经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来为这场电影宣传做准备,人气倒也一直挺高。

现场气氛顿时被引燃,正巧有工作人员提醒说叶修和张佳乐来了,记者们蠢蠢欲动,只期望这俩人能再擦出火花互相挑衅,然后再被自己报道出去加以润色,坐实水火不容人设。

然后他们就看见粉丝口中水火不容的两位,有说有笑一起走了过来。

……这是个什么情况。

在场气氛稍稍有些凝固,不过很快又活跃了起来。

“请问两位之前就认识吗?难道说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有记者忍不住发问。

“这样说的话,也没错。”叶修笑了一下。

“也没错?”张佳乐反应敏捷,立马挑出了叶修话里的小瑕疵,连忙打掩护,“其实我们私下是很好的朋友,是吧叶修?”

叶修:“朋友算不上……”

张佳乐在旁边一个劲儿的使眼色,差点翻成个死鱼眼。特立独行的叶修假装自己啥也没看见。

挖到大料了!!!果然是表面兄弟!!!!!记者心里一丝激动,就听见叶修继续说了下去:“我们是好哥们儿。”

记者:……麻烦您说话不要大喘气好吗。

叶修:“呵呵。”


随后就是一连串无聊的活动,叶修颓废地瘫在那里,无聊极了。所幸镜头一扫过来张佳乐就会捅他一肘子,叶修马上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张佳乐:“真是够了,变脸好像龙卷风。”

叶修:“呵呵。”

张佳乐:“随你便吧,不管你了。(小声)诶诶诶快起来镜头来了!”

叶修:(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苏沐橙:“戏精。”


最后是宣布最佳男演员,当宣布获奖人是叶修时,张佳乐只想一锤子把旁边这个满脸写着:哦获奖了哥一点儿也不在意,的人,打死。

摄像小哥专门给叶修一个特写,结果拍到他半死不活的样子和一旁上蹿下跳的张佳乐,还有另一旁微笑着的苏沐橙,犹豫很久还是别过了镜头转向了刘皓。

全场观众:……

电视前的观众:…………


叶修上台领奖,照例被要求发表感言。

可是叶修讲了几句,台下的人便议论纷纷。

A:“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B:“额……好像是去年苏影后的获奖感言?"

C:“把里面所有的哥哥换成了妹妹,他还真是省事……”

全场观众:……

电视前的观众:…………

苏沐橙:这个锅我不背……

电视机前的安文逸:……(转身推眼镜)下次还是我来给他准备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老夫了,你看这个叶修真是太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魏琛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这一段差点没从沙发上笑滚下来。他转过头来看向韩文清,看到对方正在一脸严肃卸下脸上的油彩,突然想起自己的鼻子还白着,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趿拉着拖鞋走到韩文清身边:“今天是最后一场了吧?唉,京城名武生果然忙死了……”

韩文清嗯了一声,没再和魏琛多废话。

显然魏琛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还在喋喋不休:“话说你对叶修真没兴趣?他不是你的合作对象吗?”

“合作对象?叶修?”韩文清一挑眉,“就是那个武打还不错的演员?”

“哎哎哎就是他。可别说,和影片中的他完全是一样的无赖嘛哈哈哈哈!”

“叶修……”韩文清皱了皱眉,继续对着镜子卸妆,两只眼睛一大一小倒也是有点滑稽。

魏琛吊儿郎当拿着根烟叼着,朝着韩文清神秘而又略带猥琐地眨眼,“老夫听说了,林敬言导演请你去做武术指导的事。——听说他的新剧主角儿就是这个叶修。”

叶修。韩文清又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一边默默擦掉了另一只眼睛上的妆。魏琛此后再也没有说话,静静看着韩文清皱了眉头又抿了嘴,表情渐渐严肃了起来,觉得有点好笑。

说起来叶修他也是打过不少交道,也不知道和这个愣头青韩文清和那个老狐狸叶修会搞出什么样的大事情。魏琛之前没点烟,现在也没有办法故作老成深沉吐出一个烟圈,只好把烟夹在手上,随手捞起卸妆棉在鼻子上胡乱擦着。

韩文清丝毫没有注意到魏琛这边丰富的内心活动,也没注意到魏琛耍帅不成后的小动作,他死拧着眉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见投射在镜子上的电视里叶修正高高举起奖杯,西装革履浑身上下都像发着光。

叶修吗……看他在颁奖现场上这么浑,估计之后一段时间没有安稳日子过。韩文清突然想起什么:“这个叶修……以前在娱乐圈出现过吗?”

魏琛把纸按在鼻子上,说话瓮声瓮气:“嗯?您索个啥儿?”

韩文清想了想,又想了想,站起身来,把椅子放到桌子下面去:“没什么。我走了。”

魏琛:“诶~您慢走啊不送!”

门在韩文清身后关上。韩文清大踏步走了出去,心里却还是对叶修这个名字思来想去——他总觉得在哪里听过相似的名字。

算了,韩文清又想,暮光之下,谁知道一天到晚上演什么形形色色的剧本呢?兴许叶修这个名字,是自己从哪里偶然听来的吧。


魏琛坐在椅子上愣愣发呆,半晌缓过神来,骂了一句:

“妈||的,这个死叶修,怎么还不联络老子……算了,等等再说吧。”


这边颁奖晚会倒是很快结束了。叶修不胜酒力,到也没怎么参加接下来的觥筹交错,只是草草应付一下便走个后门先行离开。张佳乐向来是喜欢这类聚会的,只不过又一次与最佳男演员失之交臂,心情也不大好,没过多久也提前离开。

不过叶修居然还在,靠着墙抽着烟,烟雾缭绕一片生人勿近的架势。苏沐橙和楚云秀正在聊天,张佳乐一时也不好上前,只好拨开烟雾走到叶修旁边。张佳乐不抽烟,也挺讨厌烟味,屏着呼吸还是觉得难受,又往后退了两步才捏着鼻子开了口:“我说你还是把烟掐灭吧!!!太臭了!!!!让我吸二手烟可耻啊你!!!”

叶修嗤笑一声:“你就站那里说话吧,哥耳朵好听得见。”说完又吐出一个烟圈,仿佛专门为了气张佳乐一般。

张佳乐的确特别气了,可又不好发作。按说别人什么爱好张佳乐平时也是少管,怎么偏偏到了这个叶修这里自己就是想打人呢?

张佳乐深吸气平静心情,然后被烟味呛到,边咳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叶修看傻子一样看着他:“那你又为什么这么早出来了?”

张佳乐:“……我心情不好。”

叶修:“我心情也不好。”

张佳乐:“……我看您不是满脸写着高兴吗?”

叶修:“这不是出来抽根烟就高兴了嘛。”

两人正说着,楚云秀一巴掌轻轻呼在张佳乐背上,把张佳乐疼得龇牙咧嘴:“姑奶奶,你下手轻点!”

楚云秀委屈极了:“我很轻了……”

张佳乐纳闷:“也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这个大的手劲……”

叶修和苏沐橙相视一笑,嘿嘿嘿。


互相道别,各自上车,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张佳乐好奇:“云秀啊,你和沐橙在聊什么啊聊了那么久?”

楚云秀好久没回话,张佳乐也不好再询问。等了很久,久到张佳乐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说错了的时候,楚云秀开口了:

“给叶修介绍化妆师。”


“新化妆师?”陈果疑惑,刚刚叶修提出要找一个新化妆师时,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哪里出了问题——之前这人不是一直很随便吗?怎么突然想起要找化妆师了?

“可以啊,你觉得怎样好就怎样来呗。”陈果也只愣了一小会儿便表了态。现在她可是彻彻底底服气叶修了——人家那奖杯还在她怀里抱着呢。陈果摸了摸,又摸了摸,高兴地像个两百斤的胖子,也没怎么在意叶修的话,随随便便便答应了下来。

“我说老板娘,你先把奖杯放下,别弄得像个什么稀罕物似的——刚刚那个你考虑清楚了吗?”叶修无奈。

陈果撇撇嘴:“本来就是稀罕物。”话这么说,她还是放下奖杯转过来看着叶修:“你说了算。这公司本来大大小小的事务你都在负责,如果我能帮上忙就更好了。我现在就开始编写招聘广告?”

叶修有点被老板娘的神逻辑吓到了:“招聘广告也轮不到你来写啊,而且你也不一定写的出来什么好的。”

陈果哽了哽,刚刚燃起的一丝丝感动之情荡然无存,气哼哼转过身去。

“不过这也用不着你来操心——沐橙已经帮我物色好了人选了。”

陈果马上转过来:“沐沐选的?那我就放心了。叫啥名字啊?”

叶修不动声色笑了笑。苏沐橙也笑了一下,缓缓说出新化妆师的名字:“方锐。”



—————————————tbc————————————————


陈果大喜:“这名儿取得吉利,是个好兆头啊!”

中华人民共和国充分尊重宗教信仰自由,但国家不提倡,不鼓励信教,反对迷信,共产党员不得信教。

叶修:“老板娘,不是丰收那个瑞,是尖那个锐。”


————————————真·tbc————————————————


改了重发。

我不是学文科的,那一段话我也记不太很清楚了,有错误不要打我【遁走】


评论
热度(45)
  1. 中二病怪我咯婘媆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