婘媆晟

关爱手癌,更关心你

【娱乐圈】暮光之下(四)

修改版发布

前面加粗部分是拍戏内容。

韩叶第一次接触。

少量双花私货夹带。

武术指导韩X演员叶

【一】【二】【三】


舒先生的故事时间




阳春三月,满城风絮。

一个男人拿着一把异形怪状的伞,却也不撑开,只是随意往肩上一扛,脚下却走得飞快。一个女子扯着他的衣角,戴着昭君帽,裙角翩跹,纨素流动,行走时不见得有些许踉跄。两人从飞絮里直直穿过,飞絮却绕开了道,最后竟是一点也没有在两人身上留下。

所幸是四下无人,不然教的非武林中人看见,也不知道唏嘘惊叹几日才罢。

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出声:“莳语?还走得动吗?”脚步也随之慢了下来,原来是那女子呼吸渐渐不稳,叫那男子听了去。

“我没事,一川哥,咱们还是赶路吧。”被唤作莳语的女孩只是轻声说道。

秦一川没有说话,只是放慢了步伐,却也一刻不停。前面突兀冒出间客栈,孤零零的,又可疑又奇怪。秦一川停了脚步,转身向梅莳语点点头:“今天就先在这里住下吧,明天再赶路也不迟。”

梅莳语的的困惑,撩起皂纱,看着这家客栈欲言又止:“……住在这里?”

秦一川笑了起来:“觉得很可疑?”

梅莳语点点头。

秦一川伸出手来给梅莳语理好皂纱:“没关系,哥在呢。”

梅莳语安心,低下头随着秦一川进入了可疑的客栈。

店小二迎上来,殷勤带着两人上了楼。梅莳语在乌纱下暗暗打量,却不见得有什么异常之处,店小二也不像是习武之人。隐隐之中却还是有些放不下心,抬头却又看见秦一川镇定自若,吊儿郎当扛着把伞。店小二几次提出要帮秦一川拿伞都被拒绝,也只好悻悻然作罢。

天暗了下来,秦一川点着灯,烛光悠悠跳着。梅莳语坐在他旁边,看着秦一川用店小二送上来的油将伞里里外外涂了一遍。伞张开时寒光凛冽,明显不是油纸伞。隐隐间居然还能看着些刀光剑影,冷铁卷刃。

窗子开着,窗外无风,烛火又跳了跳,两人似没看到一般。

窗外突然一个黑影闪过,一枚寒光擦着秦一川耳发飞过。秦一川仍垂着眼眸,却是一抬手之间忽并拢双指,堪堪夹住暗器,捏在手里却又没了动作。梅莳语突然从腰间抽出绸带——那中间挂的不是玉环绶,竟是一铁戈。绸带失了白日里挂在姑娘腰间随风飘舞的姿态,竟是直直飞出缠在窗外那人脚上,铁戈一荡刺入刺客脚踝。刺客吃痛低号一声,举刀想要截段又柔软起来的绸带。秦一川手腕突然用力将手中之物掷回,不偏不倚正中刺客,窗外便没了声音。

“死了。”秦一川毫无感情色彩点评,关上了窗。梅莳语将绸带重新缠回腰间,却还是有点担心:“一川哥?”

秦一川毫不在意,手一挥,油灯应声而灭,灯花却稳稳立在灯芯上。

“睡吧。”

一片寂静,一夜良梦。

 

“卡!”林敬言一声令下,武侠片《满城风絮》的拍摄现场又亮了起来。韩文清抱着手臂站在林敬言旁边一言不发,看着叶修就那样穿着厚重的戏服瘫在道具床上。苏沐橙站了起来,朝这边看。林敬言看了看拍的一小段,颇为满意,转过头去询问韩文清意见,却又因为后者脸色愣是咽下了询问的话语。

韩文清却点点头:“不错。”

苏沐橙笑了笑,优雅地拜托韩文清去叫醒叶修,自己马上和林敬言去扎堆堆。

叶修还瘫在那里一动不动。韩文清黑着脸走过去看他是不是睡死过去了,结果对上了一双明亮的眼睛,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搭话,伸过去想拉叶修起来的手悬在半空中。叶修径直抓住韩文清的手勉强坐了起来,一时气氛也有些沉默和尴尬。

“戏拍的不错,辛苦了。”韩文清看着叶修一直揶揄着对着自己笑,憋了好久才憋出这样一句干巴巴的客套话。

“有没有感觉自己这个武术指导特别有成就感啊老韩?”叶修下意识摸了摸兜,却发现自己穿着戏服根本就没有兜,立马站起身来:“走,换衣服去。”

韩文清也不知道怎样接话,只好闷声跟在叶修身后。叶修从方锐手中拿了衣服,看着韩文清还黑着脸跟在自己身后,有些惊讶:“我说不是吧老韩,你难不成要看我换衣服?”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却又自觉的确是自己跟在别人身后,想反驳却只是挤出个:“没有这回事。”非常没有说服力,不过这笨拙的回答反而让叶修准备好的腹稿全乱了套。叶修微微愣了一下,忽略了旁边方锐满脸过年了的欢快表情:“得得得,正好缺个帮手,这衣服死沉,换衣间也小,你要来就来吧,正好帮我拿衣服。”叶修迅速给自己和韩文清找了个台阶下。

方锐呛叶修:“脱衣服还用帮手?啧啧啧老叶不行啊你。”

叶修悠悠看他一眼:“你懂什么,戏服脏了你来洗?——你要找的林大大在那儿呢。”

方锐被戳破少男心事,假装娇羞了一下,就大大方方丢下了叶修去和苏沐橙林敬言扎堆了。本来他是不用一直跟在叶修身边的,不过据他所说——和林大大看对了眼,非要到拍摄现场来近距离接触林大大男神,叶修拗不过他,便随他去。

现在看来,到是派上了用场。

 

叶修慢悠悠在换衣间脱着衣服,撩开帘子一件一件递给韩文清。韩文清在帘子外满心喵喵喵,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在帮叶修拿衣服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没有控制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我很烦躁我想打人”的气场。

妈||的。韩文清久违在心里骂了句脏话,这衣服怎么这么沉。叶修那家伙到底还要多久才出来。

叶修不着急,慢慢套着自己的衣服——反正戏服有人拿着,出去了就得自己抱着,累死了。

韩文清在等了许久不见里面有动静时,终于忍无可忍,尽量用着自己最耐心的语气朝着帘子里面低吼:“你在搞什么!还要多久!”

没有动静。

叶修这个时候正在笼自己的毛线衫,整个人都钻了进去,啥也没听到。

韩文清又强压着怒火站在外面,抱着叶修的戏服等了整整一分钟,再一次忍无可忍。这一次没有那么温和,奈何手上不空,韩文清气血上涌怒火攻心,一时冲昏了头脑,伸出脚勾帘子,帘子却从里面被拉开,叶修穿戴整齐容光焕发走了出来。韩文清没料到有这一茬,一时没有掌握好力道,一步向前跨去,最终还是稳了身形,正舒了一口气却发现自己的姿势着实尴尬——抱着一大坨衣服,半个身子在门外,半个身子跨了进去,在试衣间门口稳稳扎了个马步。

韩文清:……

叶修:……

料是叶修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男子也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形,一时脑袋当机没有反应过来,提气收臀,愣是从墙壁和韩文清稳扎的马步之间挤了出去。

韩文清:……

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叶修:……

忍不住笑出声来。

 

韩文清尴尬极了,怒火也消散了一半。他站起来尴尬咳了一声。两人默契的没有提起刚才的蠢事,心里却直翻白眼,就这样默默走回了拍摄现场。韩文清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两臂沉重,再一看叶修俨然一副甩手掌柜模样,大摇大摆走在前面,不免又是一番火气。追上去质问叶修:“你为什么不拿自己的衣服?”

叶修显然也是刚刚才发现了这回事儿,却还是淡定无比:“哎,这不是你拿着嘛。”

韩文清要被气笑了,却又马上板起了脸,正直地把衣服往叶修手里一塞,大踏步走了。

“帮人居然不帮到底?”叶修嘟囔,“过分。”

韩文清像是没听到一样,抱着手臂走着,还是一个冷酷boy。却有意识放慢了脚步,听着身后叶修抱着衣服哼哧哼哧追上来,犹豫一下还是转过身去拿走了最上面的两件衣服。

叶修感动极了:“你真是个好人——有没有兴趣帮哥把剩下的都拿过去?”

韩文清:“闭嘴!”

叶修:“诶我看看,好像这件挺沉的,你有没有兴趣帮哥拿呀?”

韩文清:“闭嘴!”

韩文清,今天突然变得暴躁了起来。某叶姓罪魁祸首表示哥什么也没说呀他就生气了,哎呀年轻人就是火气旺,洗一洗冷水就好了。

 

张佳乐的戏份还没有到,不过他也没有什么通告可跑,就来了片场。看过叶修的戏份后自言自语:“这个最佳男演员还真不是盖的……”

旁边有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你觉得你和他相比,怎么样?”

张佳乐惊诧回头,看见一个理着寸头的高大男人靠在墙上,眼睛看着他,又朝叶修的方向瞄了一眼。

张佳乐想了想,谨慎开口:“可以说差不多吧。不过从私心上,我当然还是觉得自己要好一些。”说完看了看对方,意外却没有从对方眼中看见那种揶揄地写满着“太单纯了”的神情,相反,对方眼中反而有一种欣赏。

“我喜欢你最后一句话。”对方笑着,向他伸出手来,“孙哲平,一个医生。”

“我也挺喜欢我最后一句话的——不过你看起来真的不像个医生。”张佳乐上下打量了孙哲平一番,看见了他伸出来的缠着绷带的左手,愣了愣,和他击了个掌。

孙哲平笑意更浓了:“你是第二个和我击掌的人——顺带一提,第一个是叶修。”

张佳乐也笑了起来:“毕竟没有人会别扭地用左手和别人握手对吗?那样很蠢。”

孙哲平耸肩:“就有那么多的人那样的蠢。”

张佳乐凑得更近了一些,也靠着墙壁:“那这样说我是一个聪明人?”

孙哲平挑眉,用右手打了个响指:“说的不错,我的聪明人。咱们这样,就算是认识了。”

 

 —————————————tbc————————————————


孙哲平:“说的不错,你个小机灵鬼。”

张佳乐:“哦,我的小王、八、羔子,我喜欢你的说话方式。”

孙哲平:“小狗、蛋儿,你说话真是令人发笑。”

 

 

 


评论
热度(29)
  1. 中二病怪我咯婘媆晟 转载了此文字